汀四

嘿你好呀 =)

如果不介意的话...

等我一下下好吗?

退lof一年
再见喔

我不管 我要先发出来 这都搁了一年了再不发我的二就写不完了 暴风哭泣
这是去年写的一小段二啦 一在很久很久前面发过(。

二 /勇敢与盲从
  
    其实他们两个算青梅竹马的。
    边伯贤反坐在高高的梯子椅上,专心致志地搅拌一杯淡绿色奶盖茶时,脑子里忽然出现这句话。
    “什么啊,”他嘟囔道,加大了搅拌的力度,瘦弱身板在高处晃来晃去,“这种话不是只有阿嘟那家伙负责的校园言情专栏才写的出来么,印在浅蓝色粉紫色封面上吸引无知少女,嘁。”
    他们两个......算青梅竹马吧?
    “啊西!”少年烦躁地耙耙头发,从椅子上跳下来瘫在厚得颇有安全感的地毯上,顺手扯来吴世勋的不知道第几号兔子玩具。
    “算吧?你说呢,嗯?”
    点头,点头。
    边伯贤满意地松开兔子,眼睛不自觉地弯了弯。天边正好移来一片乌云,让充斥着灼眼日光的小客厅得以阴凉些许。几缕明黄色光线从随意拢起的窗帘间穿过,把少年栗子色发丝的一部分染成浅金色。边伯贤翻个身,将兔子举起来对准最亮的一束光,眯着眼问:“那他喜不喜欢我呀?”
    点头点头点头。
    “我好不好看呀?”
    点.....“好看得辣眼睛!”
    边伯贤闻声转头,怒视扶着门沿换鞋的吴世勋:“不说话会死?”
    “不说真话会死。”吴世勋踩着棉拖啪塔啪塔走到边伯贤椅子旁的矮沙发上坐下,顺便扯着兔子的耳朵从边伯贤手里抢下来,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两条长腿散漫地搭在代替茶几的方枕上。
        边伯贤被扯得险些掉下去,气哼哼地跳到地毯上踹吴世勋:“喂我差点摔死啊!”
    “谁叫你和它的相对高度差大,”吴世勋懒洋洋瞥一眼高高的梯子椅,“啧,你坐在上面居然不会撞到天花板?”
    “吴世勋我和你拼了!啊!”
    朴灿烈生无可恋地从一地纸团和电音中推开门,就看到边伯贤生无可恋地皱着鼻子亮出小虎牙在嚎。一不小心笑出声,在小家伙改冲他嚎之前,朴灿烈长腿一迈长手一伸,边伯贤就被揽进了带着冷气的怀里。
    “曲谱完了?”“没,麻烦得要死,出来看看你。”
     吴世勋凉凉地翻个白眼,抱紧了怀里的毛绒兔子。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汀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