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四

嘿你好呀 =)

如果不介意的话...

等我一下下好吗?

退lof一年
再见喔

Le Petit Prince

大坑勿入

一、前事未可拾

01-
       边伯贤看着自己的手腕发呆。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的皮肤下静脉纠葛如冷色调的森林,然而更加纷杂而斑驳,仿佛是故作散意的旧画。

       像他和朴灿烈的初见。

       怎么又想起他。边伯贤皱了皱眉,随后又用力地甩了甩头,动作幅度一大,扯得他颇急促地咳起来。

       鹿晗一进病房就看到边伯贤正咳得紧,连带着几月来的郁郁脸色都染了些红,倒给他添了几分生气。他加快几步,坐到边伯贤床边。

      “怎么又咳起来了,暻秀不是给开药了吗?哎我就说他那半吊子实习生信不得,哥去找巡房医生来看看吧?”

       边伯贤看向鹿晗眼中毫不掩饰的担忧,咽下喉间的沙哑轻声道:“没事,不过是忽然呛着了。暻秀那药挺好的。”

       鹿晗依旧抿着嘴唇,极不赞同地看着边伯贤,别人看不出来,他还不知道边伯贤么?咽了口唾沫,鹿晗小心翼翼地开口:“伯贤,你和…”

     “鹿哥,你帮我去前台说说吧,这空调怪冷的。”边伯贤打断他,眼中竟带了些祈求。

     “你…唉,成,我马上回来啊。”鹿晗本就没抱让边伯贤坦白的希望,况且他现在身子实在太虚,即使鹿晗并没觉得冷,也知边伯贤只是转移话题,依旧起身往了前台去,没一会儿带着都暻秀回来道:“暻秀说你能出院了,我不放心,还是让他看看再走吧。”边伯贤笑笑:“哥,也就你这上了年纪的才老不放心。”一声“哥”拉长了些尾音,倒像他还在校园里时冲鹿晗开玩笑的样子。鹿晗压下一丝心酸,朝边伯贤瞪眼:“你才上了年纪你全家上了年纪!”

       待都暻秀简单检查完说基本好了,鹿晗便将边伯贤的东西收拾进包里,载他回他们几个租住的公寓里。路上边伯贤精神不算好,和鹿晗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忽然拍他:“哥,停车!停车!”鹿晗停了车,不解地看着他。边伯贤缓了缓气,道:“哥,陪我下车看看吧。”

       他带着鹿晗走到一个园子前。园子应该是私家的,看得出来有人细心打理,在暮色下颇有一番景致。鹿晗见他呆站着出神,心知该是和朴灿烈有关,自己不便打扰,于是说去买些喝的。

        边伯贤继续呆站着。

       人真是矛盾的集合体啊,他一面竭力避开所有与朴灿烈有关的事物,却还是来到这里,避无可避地,心甘情愿地,在这未曾变过的夕阳下接受来自回忆的袭击。

   02-

     “以前叔叔阿姨都没空理我,我也不敢找那些表哥表弟玩,——你别笑啊,我小时候,嗯......还是蛮内向的。”

       边伯贤抿抿嘴唇,盯着脚边的青草,继续道:“然后我放学回家就只好写作业啦,写完就到处跑,反正有保安看着。结果有一天,不记得是干嘛了,就闯到这儿来啦,当时这里还很乱,烂了的旧家具啊,石柱子啊什么的到处都是,”边伯贤两只胳膊大剌剌地抬起来比划了几下,顺势搭在朴灿烈肩膀上,“然后我每天一放学就有事干了,基本把东西都扔了,只留了一架秋千和一个蹦床——蹦床前几年坏掉了,现在秋千也快坏了。”

       他轻轻地叹口气,乖顺的眼睛抬起来看向隔壁楼顶露出那一截天空:“它们总是会坏的,然后会像那些旧家具一样被扔出去。我们也有一天会变成这样的,你说对吗?灿烈,”没给朴灿烈回答的时间,或者说压根就没打算等他回答,边伯贤自顾自地说下去:“我后来很后悔。为什么要把那些沙发和和桌椅丢掉呢?它们都那么老了,被再丢出去一次,一定很难过的......我搬出来之后,还是常来到儿,大概是舍不得,哎,我可不是婆婆妈妈的人啊,这是重情义,边爷是性情中人,懂?”

      和以前的很多次一样,边伯贤很快地将气氛提了起来——也就是他一贯不要脸的风格。

       但是朴灿烈没有出声——这是朴灿烈头一次没有捧边伯贤的场。他挺直了背盘腿坐在草地上,认真地看着边伯贤,直看得边伯贤收回了搭在他肩上的爪子,装作随意地扯根草叶叼在嘴里。

       俩人就这么沉默着。彼时正当暮色,头顶是明朗饱和的橘黄,越往远处,风疏云淡,像浓郁的一笔颜料掺了些清水,于是偶尔夹了一缕折射天蓝的絮般空明,手法老练者复涂抹上绛红与熟透的浆果紫,最终同绵延的长云一并埋藏在城市那边,只散出万丈霞光缠上每一只归鸟的尾巴。

       边伯贤向身侧投去一眼便愣住了:朴灿烈依旧动也不动地盯着他,于是这漫天华彩,便在少年形状优美的眼睛里当了自己的背景。十七岁的少年已初有棱角,光线覆在他高挺的鼻梁上,阴影投得恰如其分。而空气中的尘埃被染得金黄,仿佛朴灿烈整个人都散发着温柔的光。

       边伯贤想起第一次带朴灿烈来这里时,朴灿烈呆了很久问他,这是很重要的地方吧?为什么......要带他来呢?当时边伯贤装作没看出他那点小心思,不正经道:边爷看你顺眼啊。朴灿烈眼里的光芒暗淡了一秒钟,随即又笑起来:“嗯,承蒙边爷厚爱。”

       确实是......厚爱。

       真是个傻子。边伯贤吐掉草叶,学着朴灿烈盘起腿认认真真地开始思考问题。

       为什么要带你来呢?明明这是我看了第一次烟花,种下第一朵玫瑰,听到第一声钟罄的,这样重要又秘密的地方。

       大概是......我终于发现,万万种烟火的颜色,万万朵玫瑰的香气,万万件钟罄的鸣声。

       都不及你一人。

       得出结论,边伯贤站起身拍拍裤子,居高临下地看朴灿烈:“还不走?天都要黑了!”

     “伯贤......”朴灿烈仰头看他,嘴唇动了动。“哎哟我去真特么肉麻,喊边爷,晓得不?”边伯贤作势抖抖鸡皮疙瘩,看朴灿烈没有起身的意思,干脆伸手拉他——当然,真要拉可得费不少力。好在朴灿烈只有瞬间的愣神,很快就顺从地站了起来。

 
03-

    “伯贤,饮料来啦!我想着你现在身子还虚,就没要冰的。”鹿晗拿着两杯奶茶走回来,在边伯贤身边站定,递了一杯给他。边伯贤有瞬间的晃神:后来朴灿烈是也去吴世勋家店里顺了两杯奶茶来么?也像鹿哥这样有明朗的笑脸么?他记不清了。

    “谢谢鹿哥。”“哎呀谢啥,伯贤,这是......你家的园子?”鹿晗试探地问。边伯贤看他一眼,摇头。

    “那是灿......”

    “不过是我发现的。”

       鹿晗见猜测被否定,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接口,想了想问:“有名字不?”边伯贤沉默片刻:“鹿哥,你家给园子起名啊?”“哦,也是,哈哈。”

       有名字的。

       边伯贤在外头拼酒第一次被朴灿烈发现时,朴灿烈不顾在场客人的身份——有些还是他父亲带他应酬过的熟面孔——强硬地把边伯贤从酒吧阴暗的包厢里拉出来,无论边伯贤怎么挣扎怎么骂他,都只是沉默着。两人一直拉扯到朴灿烈车里,他把边伯贤按在副驾驶坐上用安全带绑好,朝边伯贤的公寓驶去。

       车窗外慢慢变成了边伯贤所熟悉的街道。他瞟一眼冷着脸的朴灿烈,转过头去看风景,过了两秒又瞟一眼朴灿烈,那人却没有任何反应。

      边伯贤突然就涌上满心的怒气:我艹你他妈算老几啊朴灿烈,边爷我这么忍气吞声是为了谁啊你他妈到底明不明白?老子凭毛看你脸色啊艹。忍无可忍,边伯贤伸手去揪朴灿烈的衣领,却在侧身的瞬间看见车子正经过的园子。

    
04-

       星际基地。他总是不愿意直呼因为太幼稚了,像拖着鼻涕门牙还没换完的小屁孩水平,但是当朴灿烈问他时,他脱口而出的就是这个名字。
        然而朴灿烈并没有如他预料般捶地大笑,而是一脸激动的说,哦哦你也玩星际么那是我的童年啊我的书房就叫星际大殿和你的好配啊哈哈!
         边伯贤当时一脸嫌弃道:“这么low的名字你居然好意思说,还有谁和你配了啊卧槽!”眼角眉梢却都带上柔软的星光。

       这个名字,是边爸爸握着边伯贤的手写下来的。边爸爸说,伯贤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做书房的名字够不够霸气?小小的伯贤仰着脸问,可这是什么呀?边妈妈就很不给面子地笑出声来。

       可是边爸爸没来得及有书房,没来得及再握着边伯贤的手教他写字,没来得及踩刹车就和妻子一起葬身海底。

       自然也没来得及告诉边伯贤,对着一群陌生的脸和庞大汹涌的未知,要怎么办。

       很久以后边伯贤看着清理完的园子,不假思索地决定叫星际基地。

       嗯,爸爸,我觉得这个名字很棒。

       朴灿烈你看,这世界多神奇啊。它虽然给了我那么多荆棘和伤口,但是也给了我一个手持盾牌为我包扎的你。

 
05-

       于是边伯贤伸出去的手以诡异的姿势收了回来,他清清喉咙说,喂,陪边爷去星际基地看看。

       朴灿烈就真的掉了头,虽然依旧冷着脸。边伯贤抿抿嘴,控制不住地翘起嘴角。不过他还是暗戳戳地想,嘿,如果这就想让边爷我原谅你那真是太天真了,至少还要三个冰激凌。

       车子稳稳地停下来,边伯贤轻快地跳下车,绕到另一边去敲朴灿烈的窗。朴灿烈摇下车窗却没有开门的意思,就在边伯贤想着他妈这小子怎么看都帅上天的时候,他面无表情地开口:

     “那我不用送你回去了。”

       明明是问句,却用冷冰冰的肯定语气。接着边伯贤还没完全展开的笑脸,就对上了飞扬的尘土和尾气。

       他愣愣地看着车子远去,下意识的骂了句“我艹”。

       那是朴灿烈第一次撂下他。

 

 06-

       边伯贤忽然喊鹿晗,没有偏头,只是像对着空气说话,像一个人自言自语:“鹿哥,我听过一句话。有一些人,即使得不到,可是遇见了......”

       他咬住下嘴唇看着天,眼角鼻尖被汹涌而来的回忆染得绯红:盛夏的课室里越过大半个班的纸条,闷热的空气,同桌吴世勋那时还像只奶猫,调侃地要嚷;雨伞下搂住肩膀的手臂修长有力,整座城市潮湿而安静,心跳声一下比一下清晰;演唱会上比台上镁光灯还亮的眼睛,交握的掌心生长出缱绻的曲线,俯在耳边说话的气息;图书馆阳光下的绿色盆栽,休息时像孩子般美好的眉眼,握笔时有青筋的手背;深山树木的味道;台风天被吹乱的额发;懒洋洋赖在沙发上手边的水果;goodbye hug和早安吻......

       “...遇见了......也好。”

 ————TBC—————————————————————————————————

新年好呀新年好呀米娜桑~

发了这篇在下的lof总算有回归正常的迹象啦【滚你!

不要吐槽星际基地这种名字QAQ啊想想本宝真是好多年都没碰过游戏了呢一天到晚看着打LOL的后辈们装逼还有点小惆怅

这是第一章哟有后续的哟

多多关照(鞠躬

评论 ( 2 )
热度 ( 8 )

© 汀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