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四

嘿你好呀 =)

如果不介意的话...

等我一下下好吗?

退lof一年
再见喔

[灿白/短篇]第十年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系列#


好像很喜欢的明星,fanclub自然也是拥挤的不行。进度条滑啊滑啊到尾巴上,莫名其妙地点了home键。

在想什么啊,好不容易等来的休息时间,即使只有一周也应该好好把握吧。从六点睡到日头过半后四五个小时、把没做完的任务从头来一遍、换个马甲到另一个服务区装作新手虐脑残、一半是为了提高所谓素质一半为打发时间地啃完腐国或者哪里的名著。

这些事情,突然都提不起兴趣了。过十二点就开始困、翻开手提看着熟悉的桌面觉得烦透了、书就待在那里吧还真以为会读它麽。

大爷的。


躺在床上又开始数数,一月大——31天,二月小——28?还是29天来着?

啊西烦人。直接算九个三百六十五天吧,噢加一个闰年。

3286。

遇见那个人,三千多天。

九年啊,那个不要脸的,一声不吭离开的家伙。


突然有拨一个号码的冲动。

迫不及待地想听到那人——和他的号码一样不论被删除多少遍也死死霸在他记忆里的那个人——的声音。


“通话已取消”

他看到来电提示会有什么反应呢,会回拨吗?回拨该怎么解释。


哦,不小心点错了,想看闹钟来着。

——会让他退缩吗?


没事不能打电话啊?边伯贤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形象吗嗯?

——会吓到他吗,还是有些过分熟了?


唔……没有啊…你电话该修了吧!

——会不会觉得我是故意耍他的?


我好想你。


真是疯了。对着黑屏的手机咕咚啥啊臆想症吧你朴灿烈。

三个小时,还没有回电。手机上设置的双重时间里他那边也该晨间休息了。不管是哪个运营商哪款手机,最基本的未接提示也该有的。


所以说…

在那个人根本没有回电意向的情况下,自己沉浸在白日梦里。


突然就笑出声来。果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什么时候开始总怀念少年时。


又或许只是怀念那人细软的发顶、纯良的下垂眼、樱色唇边小小的美人痣、白皙纤长而筋骨分明的手。

怀念那个一脸义无反顾对着自己表明心意又撇开眼偷偷咬唇的青涩少年。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在犹豫,也不知道你到底怎样看我,可是…”

一直在犹豫的原因…谁他妈说得清楚。倒是在不合适的场景里,被迫般地,忽然,终究,明白了自己到底怎样看他。


“我不会一直等你的。”

正午不留余地的日光、哗哗响着仿佛能证明更高处有风的枝叶、空无一人的操场、悬在鼻尖的汗珠和那人白皙小脸上道不明的情绪。


前几年在异国的小店里听到一句台词。

       说。


“我们应该勇敢点儿。

“再勇敢点。

“再勇敢点。”


像一瞬间被击中心脏,像与母亲道别,像听到那人说,好久不见。


真的,好久不见了啊。


“这次同学聚会你也不回来吗?灿烈也……”

“嗯,真的很忙,有空一定回来看你们啊,嗯就这样,挂了。”

你何苦煞费苦心至此。匆忙得,连我都听的出来。

我于你而言,竟是这样闻之变色的存在吗。所以才有那歌词没错吧。

何时落到这收场,


枯死在你的手上。


忽然失声。忽然想回到那个午后。忽然有一定要和他在一起的勇气。

我们都应该再勇敢点儿的,边伯贤。

他自顾自地笑了一下。


这一次,我来走向你。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在躲避,也不知道你现在如何看我,可是……

我会一直等你。


“Hello?”

“是我。”

“……”


“我承认。


“我好想你。


“伯贤啊。”

—————————————我是看灿白最近太甜所以一定要来虐一下的分界线———————————————————


其实第一段是这篇的灵感来源。。时间半夜一点钟,嗯,大前天半夜一点钟。[捂脸]

其实标题和正文并没有什么关系。。如果真有的话,那这篇应该算。。楔子?嗯支离破碎的楔子(ー`´ー)

我的   长篇梦啊TT

我果然还是虐不起来呢嘤嘤嘤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汀四 | Powered by LOFTER